“敗家皇帝”宋徽宗:除了江山 什么都愛

2020-12-16 07:53:13 作者: &ldquo

  宋徽宗是宋朝頂級的享樂型皇帝,興趣愛好頗為廣泛,可以這么說:除了該他干的治國安邦發政施仁之外,不著調兒的風流事兒沒有他不癡迷的,不但癡迷,還樣樣兒都能做到極致。

  如果他只是個王爺,甚至是個大學士什么的,一定會千古流芳,可惜他錯當了皇帝,不但葬送了自己,還葬送了半個大宋朝,最終落得遺臭萬年,真是陰差陽錯。

  類似的皇帝此前還有過一位,便是五代十國時期那位“問君能有幾多愁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的南唐李煜。

網絡配圖

  他的詞作至今仍被視為“神品”,這是盡人皆知的事,還有些本事,現代的能工巧匠也只能望其項背。據說他曾親手為心愛的小周后編織過一頂鎏金鳳冠,金絲比頭發絲還細。

  小周后見到鳳冠,怎么也不敢相信,如此精美絕倫的藝術極品,竟然出自君王之手。張端義《貴耳集》載:有一次神宗到秘書省見到李煜的畫像,對他的豐神秀韻大為嘆賞?;氐胶髮m,又夢見李煜前來拜謁,一覺醒來,適逢兒子趙佶(即后來的徽宗)呱呱墜地。

  這也許是巧合,也許是附會,但徽宗“文采風流過李主百倍”,咱就不得不信了。

  徽宗酷愛石藝園藝,“代表作品”就是那座比頤和園還要宏壯精巧的皇家園林艮岳。

  岳珂《桯史》說,徽宗打算修建艮岳,宦官們爭相出主意。他這一喜歡不要緊,全國人都遭了殃,尤其是東南地區,不管誰家,只要有奇石異木,統統搬走沒商量。

  這段歷史即《水滸傳》里所說的“花石綱”。

  為了徽宗這個雅好,不知多少人傾家蕩產,甚至丟了性命,連方臘起義都是以此為導火索的?!端问贰ぶ靹覀鳌份d,朱勔得到一塊巨大的太湖石,以巨艦運載,役夫多達數千人,所經州縣,遇水門拆水門、遇橋梁拆橋梁,甚至把城墻都敢鑿開。此石運抵汴京后,徽宗大筆一揮,賜名為“神運昭功石”。

  宋人袁褧的《楓窗小牘》說徽宗在這塊巨石旁種了兩株檜樹,還用金字題詩說:“撐拏天半分,連蜷虹兩負。為棟復為梁,夾輔我皇構?!焙笕硕颊f這簡直就是為秦檜賣國、天下兩分定的調子。

3_副本2.jpg

網絡配圖

  徽宗精于工筆花鳥畫,宋人鄧椿《畫繼》稱他“藝極于神”,政和初年所作的《筠莊縱鶴圖》,畫仙禽二十,“或戲上林,或飲太液。翔鳳躍龍之形,警露舞風之態。并立而不爭,獨行而不倚,各極其妙,而莫有同者焉?!备爬ǔ砂藗€字,就是形神畢肖,栩栩如生。

  還有一幅《奇峰散綺圖》,能給人“咫尺千里”的感覺,使觀覽者“飄飄焉,峣峣焉”,分不清自己是人還是仙了?!豆沤駡D書集成·藝術典》載趙孟頫得到一幅徽宗所畫“竹禽”,曾題曰:“何其幸耶!”又見到徽宗畫的“六石圖”,不用皴法,以水墨生暈,堪稱傳神而創新。

  他的書法造詣極為精深,宋人董更《書錄》、元人陶宗儀《書史會要》都說他的字學唐朝書法家薛稷,其評未必公允。

  據說徽宗極喜歡米芾的字,不由自主地想模仿。蔡京婉言提醒:一代帝王學臣下的字似有不妥,徽宗才自出機杼,創立了“瘦金體”,至今無人能夠模仿。

  這位帝王對古董的鑒賞力也極為精湛,甚至別出心裁,命當時定窯、汝窯等工匠模仿鼎、彝、盤、樽等青銅器燒制瓷器,巧妙地將青銅器和瓷器結合起來,單這個大膽的“創意”,就能顯示出其藝術氣質是多么不凡。

網絡配圖

  徽宗的好色是出了名的,這大概是從他老祖趙光義那兒遺傳過來的。

  徽宗篤信讖緯之學,很多決定都是因為迷信作出的。舉個荒誕的例子,你就能發現他有多迷信。

 1/11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頁 尾頁